孤荡浪人

【谭安】从502到520(上)

吃萝卜的兔子酱:

兔子阿姨的脑洞10个馒头都塞不住系列


故事时间线从世纪相拥开始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美人如斯,温暖如春。毛茸茸的头发蹭在颈窝,樱花洗发水的味道,是他春节送她的。


谭宗明愣了,他从没想过安迪敞开心扉会如此的不一样,如此的…热烈。


明明只抱上来几秒钟,大脑却空白地仿佛经历了十几年。


他该怎么办?他能怎么样?


垂在身侧的手,微微抬起,又在半空中放下。他不能,也没有这个胆量。


 


他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什么扯了。


“老谭?”


“怎么?”


谭宗明觉得自己怂极了,安迪软软的身躯靠在他怀里一动不动,他一个男人,居然…没有任何回应!


脖子又被什么扯了一下。


“老谭,我的手好像黏住了”,安迪再次动了动覆在谭总明西装上的手,西装连着手一起动了起来,“my god,老谭你衣服上是什么?”


 


衣服?黏住?


谭宗明的脑子还在一片浆糊,颈侧的小脑袋动了动,想要跟他拉开些距离。


不过,安迪很快就发现这是个错误的决定,近在咫尺的眉眼相对,她突然就烧红了脸。再想要动,物理条件却不允许。她有些后悔刚才抱得那么紧了。


“老谭,我的手好像黏在你的衣服上了。”


焦虑中一字一句吐出的热气,吹在他的鼻尖、脸颊、耳侧,谭宗明的老脸蹭地就红了起来。


“安迪…”他动了一下,黏在他身上的人也跟着他扭动了一下。


“老谭,你衣服上是什么?胶水吗?oh…天!”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的安迪,开始觉得燥热了起来,不仅是脸,火烧的感觉从脖子开始向下蔓延。


她着急地动起手来,可是依旧无法离开他的西装,除了将他西装和他的背拉出了点些许的小空间来,并无任何作用。并且她还因此,得重新靠上谭宗明的身躯。


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
 


“可能是强力胶”,他慢悠悠吐出一句,“我刚才去了还在装修的2楼食堂,避让了两个工人,那时候靠在了正在涂刷的墙纸上…可能是沾到的。你别急…”


看着挂在身上的小姑娘急的都要哭了,刚才一闪而过‘如果能因此让她在身上多抱一会’的念头戛然而止。


谭宗明你这个流氓!


他咒骂自己。


安迪急得在他身上扯了又扯,可除了把手扯痛了以外,并没有任何用处。


面红耳赤地两个人,就这样尴尬地抱在一起,谭宗明觉得再这样下去,他很难保证不出点什么事儿。


“我把西装脱下来。”


 


说得容易,做起来可真难。


安迪的手抱在不尴不尬的位置,两人连分开的间隙都没有多少,谈何容易将西装脱下来。


为了配合他努力拉扯衣袖的动作,安迪只能无限地靠近他,整个人扑进怀里。


他又不是圣人!


 


他的手不停的变换各种肢体动作,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动作也越来越大。


安迪越来越着急,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别扭,放开了开始尝试各种大胆的动作,比如将手摆到胸口来四面八方扯着袖子。


这样做的后果……


“老谭,你碰哪儿?!”


“对不起。”


 


“我叫人进来把西装剪开吧”。谭宗明忍不住了,他觉得再这样下去,一秒钟对自己都是煎熬。


对面的小姑娘自从被他碰了不该碰的地方,说什么都不肯让他再脱西装了。


“别!我们这个样子被公司的人看见了成什么样子。”安迪低着的头抬了起来,因为长时间的呼吸急促,整张脸涨的通红,“老谭,你锁门了吗?”


 “没”。


 


“你慢点。”


“你先退左脚。”


“啊。”


“对不起,安迪。”


从会议室到门口,短短半分钟的路,两个人走了5分钟依然只挪动了没多少距离。身上的燥热倒是越发厉害。


“老谭,我们歇…”


下一秒,腰被谭宗明搂紧,脚底腾空了起来。


“抱紧我”,低低地嗓音垂直穿透耳膜,到达大脑,她条件反射的又向他靠了过去。


 


1分钟后,谭宗明将人放在了办公室门边,动作麻利的锁上了门。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TBC


跟我一起念:兔子阿姨是谭安tag第一小清新